香港回歸20年 更多人不想待了?移民台灣最受歡迎

2017年06月28日,鉅亨網編譯陳又嘉,引述一篇關於港人移民台灣的相關報導:
香港回歸中國將於 7 月 1 日屆滿 20 周年,《CNN》專題報導,隨政治動盪增加、房產價格上升等「居大不易」,愈來愈多香港人考慮出走。

今年 39 歲的香港人 Terence Tam ,其父親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逃到香港,為自己及家人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接著歷經英國殖民,該城市在 1960 與 1970 年代成為大批逃離中國共產黨的難民落腳處。

但在英國將主權交還中國 20 年後, Terence Tam 決定再展開「另一次逃亡」,儘管香港為全球最富裕城市之一,但他認為香港自身的政治動亂仍滿布荊棘。

事實上,就許多方面衡量, Terence Tam 的生活並不困難,他是香港某大學內部 IT 部門協理,而且還有間自己的公寓,這在全球房產價格最高的城市已是非常不容易。不過,他卻拒絕中國掌控的觸角延伸。

「一國兩制」原則下,香港照理能像英國殖民時,享有法治、言論自由及示威權 ── 至少到 2047 年 ── 但 Terence Tam 及其他香港人,卻感受不到中國支持彼此協議的心,「有人會說我們是要移民,但我覺得我們比較像是逃離香港的難民。」他透露兩年之內,待女兒準備上幼稚園時,即計畫帶家人移居台灣。

2014 年香港反對「中國式民主」,爆發「佔中行動」、「雨傘革命」。(AFP)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去年統計民調,每 5 位香港人就有 2 人想要移居海外,儘管在這些具移居意願的人當中,僅有 10% 將計畫付諸實行。其中,期望移居目的地又以台灣 16.3% 居首,其次為澳洲 15.2% 、加拿大 13.8% 、英國 6.2% 與新加坡 5.4% 。

香港移民顧問 Andrew Lo 表示,他的公司自 2014 年佔領中環示威 (Occupy protests) 爆發以來,業績明顯成長,但主要因素除了政治情勢動盪,還有香港的高壓教育體系,及居高不下的房價。

而台灣及東南亞國家,如馬來西亞及泰國,逐漸成為受歡迎的移民地點,特別是對年輕夫婦及退休年長者來說。再加上,香港人現在要移民澳洲或加拿大等地,也已較 1990 年代更為困難。

資料來源:鉅亨網
原文連結:(按此)

葡萄牙保護兒童權利表現排名世界第一

2017年06月26日,葡萄牙駐華大使館

根據KidsRights兒童權利基金會發布的年度指數,葡萄牙保護兒童權利的表現在全球165個國家中排名第一!其次是挪威,瑞士,冰島,西班牙和法國。

KidsRights基金會每年都會發布KidsRights指數,跟踪調查全球各國兒童權利方面的最新情況。該指數主要在5個領域展開衡量和比較,分別是生命權利,健康權利,受教育權利,保護受權利狀語從句:積極的兒童權利環境的培育情況。

報告顯示,在此次調查中,葡萄牙今年在兒童權利法律健全,狀語從句:衛生教育等領域都有非常出色的成績。

通過KidsRights的一項研究,分析了其中165個國家,表明葡萄牙在保護兒童權利的世界領先地位。

該KidsRights是促進世界各地的弱勢兒童福利的國際非政府組織。該組織的年度研究行列的國家是如何培訓和裝備,以提高兒童的權利。這項研究表明,葡萄牙領先於世界保護兒童權利的排名。

在葡萄牙的頂部位置由兒童的法律,衛生和教育等領域的良好效果有道理的。

在2017年調查的國家總數為165,而前五名分別為葡萄牙,挪威,瑞士,冰島,西班牙和法國。

資料來源:葡萄牙駐華大使館
原文連結:(按此)

回歸20年 香港爆發「移民潮」 臺灣成香餑餑?

2017年06月25日,看中國記者靈素,引述一篇關於香港移民潮的相關報導:

港自97以後,中港矛盾逐漸加劇,港人對大陸統治的心態由一開始的嘗試轉變為後來的防備,2003年,北京擬在香港推出《第23條立法》,這一舉動把香港民眾對大陸的排斥情緒推到最高點,自那時起,香港所謂的「一國兩制」,成了港人心中最大的迷霧。20年主權移交臨近,許多香港人選擇移民臺灣,究系為何?

今年26歲的香港市民陳筱瑜在香港做過咖啡師、補習老師、皮革手作師等職業,曾參加過「雨傘運動」,雨傘運動之後,她一直在思考以後生活的樣貌會變成什麼樣,到底該如何安排自己日後的生活方向,成了她最頭疼的問題。
她說:「在香港好像要做點什麼還真很難看到前景,要是去打工,十年、二十年後可能也沒有辦法可以買得起房子。但在臺灣如果我努力工作十年,就可以買一套足夠自己住的房子。」

《match生活網》消息指,陳筱瑜在兩年前開始想要移民臺灣。2017年2月,她隻身以投資移民的方式來到臺灣,在臺南一個人經營了一間咖啡店。她直言:「香港似乎沒有辦法讓人生活的長久,在臺灣生活就像對舒服一些。」
陳筱瑜之前已經來臺旅行多次,對臺灣的風土人情有所瞭解後,選擇在臺南定居。

《明報》披露,近年來全香港和陳筱瑜一樣有移民臺灣念頭的香港人數量爆增,根據臺灣內政部移民資訊組統計,香港2014年爆發「佔中」運動,(也稱雨傘運動),同年,港澳居民臺灣居留許可案件就高達達7506件,比2013年多出2932件,增幅超過六成。

《蘋果日報》報導指出,97以後,大陸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不過,這麼多年下來,大陸和香港對「一國啢制」有了全然不同的解讀。大陸方面犟調的是「一國」之內的「兩制」,但香港方面尤其是民主派方面則傾向於犟調「兩制」,而非「一國」。也就是說,香港人的「中國意識」越來越淡薄,甚至完全沒有中國意識。發展到現在,一些香港人不僅不認同中國,甚至以做中國人為恥。

2014年9月28日在香港爆發的「雨傘運動」結束後,迄今已近2年,但在香港的政治衝突仍舊不斷,香港媒體指出,不少港人萌生移民念頭,臺灣更成為港人移民新熱點。
陳筱瑜坦言,她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在相對自由、中國化較少的地方成長。她說:「20年以後香港應該會被中國管吧,不想自己在香港看到這樣的情況,大陸官方說法是香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那50年以後呢?何況還未到50年,香港就已經為了意識形態的衝突,被北京弄的狼煙四起,讓我們如何相信未來的生活是有希望的呢?」
香港在2014年佔中之後,民眾的政治參與度發生改變。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鄭宏泰博士表示,香港社會連年來談論移民的聲音增加很多,為此,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2016年10月發布了一項民意調查,調查結果顯示,約四成受訪市民有移民打算,而臺灣是最多受訪市民提及的移民目的地,比例佔16.3%,其次是澳洲(15.2%)、加拿大(13.8%)。

對於臺灣日後會不會也被「中國化」,許多傾向於移民臺灣的香港人表示,其實這個問題倒沒那麼擔心,他們普遍表示,因為臺灣年輕一輩比較敢於發聲,會保護好自己的權益,且臺灣人有投票權,可以以投票左右政府決定。
如同大多數國家和地區一樣,香港作為經濟樞紐,也面臨資本的問題。全球化造就了社會的分化和巨大的收入差異,這是一個普遍現象。香港的經濟結構本來就是少數利益集團主導的。隨著大部分製造業轉移到大陸,而新的產業並沒有發生,經濟結構的畸形性越來越顯著。

全球化儘管也給香港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但這些利益都被既得利益所獲取,普通人民並沒有帶來多少的好處。對民眾來說,無論是收入差異還是社會分化,都是政府的責任。香港意識97以後受到衝擊,對香港政府的不滿,尤其是政府施政差,加之香港居住環境擠迫,社會撕裂嚴重,以及經濟與住房壓力都讓臺灣成為港人移民的選擇之一。

資料來源:看中國
原文連結:(按此)

BBC:國籍為何成了可以買賣的商品?

2017年6月25日,BBC中文網,引述一篇關於透過投資移民取得護照的相關新聞報導:

最近一次坐飛機時,我無所事事地翻看著飛機上的雜誌,突然注意到一條不同尋常的廣告,它承諾提供「一項獨特的戰略,保衛你未來的繁榮和安全」。這則廣告宣傳的是所謂的「投資移民」。
我以前就聽說過「國籍買賣」項目,而在看過這則廣告之後,我也短暫思考過一個問題:除了現在的美國國籍之外,我是否還需要申請第二國籍?這是超級富豪的專利嗎?除了避稅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理由促使我們持有第二國籍?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背後的原因何在?

「民粹運動在全球興起,再加上人們感覺社會越來越封閉,都導致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越來越無法預測。」這則廣告解釋道。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收緊入境制度和移民政策,一個旨在繞過這些限制的新行業也應運而生——但必須付出高昂的費用。

全球化意願
投資移民項目並非新生事物,出現至今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主要目的是為國家增加收入。加拿大和加勒比島國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St Kitts and Nevis)上世紀80年代就啟用了這些項目,而美國和英國則在90年代啟動了類似的項目。
不同國家的投資移民項目細節各有不同。借助這些項目,外國人可以通過投資房地產項目和企業、購買資產或者直接向政府捐款的方式換取相應國家的簽證或護照。

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在1984年啟動了投資移民項目,當時距離這個新成立的國家從英國獨立出來才剛剛1年。很多企業家都認為可以從這個擁有熱帶海灘且稅率極低的國家挖掘價值,而該項目的目標正是通過他們賺取更多收入。
這個項目最初只吸引了幾百人,但到2009年,得益於一系列推廣活動,這個島國的護照持有者得以免簽進入26個申根國家,刺激需求快速增加。該行業最近幾年實現快速增長。2014年,美國首次在財年結束前用完投資移民簽證名額。

我在飛機上看到的那本雜誌上的廣告是由倫敦諮詢公司CS Global Partners投放的,他們可以通過合法程序幫助投資者完成投資移民。該公司稱,外界對這項服務的興趣在過去一年增長了4倍。

「我們顯然看到了重大變化。」首席執行官米查·艾米特(Micha Emmett)說,「傳統市場仍然存在,但我們發現,一些原本對通過投資方式獲取第二國籍毫無興趣的人,現在也開始在網上進行諮詢。例如,土耳其今年的諮詢量增長了400%」。

英國脫歐和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等事件都激發新的興趣。艾米特表示,英國公民目前正在認真考慮自己的選擇。「從英國脫歐來看,在公投結果宣佈當天,我的電話響個不停。我在街上碰到很多向我諮詢的人,他們顯然很痛苦。」她補充道。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新興經濟體的富裕投資者正在推動這一趨勢。美國EB-5簽證項目備受爭議,這個項目允許外國人通過房地產項目投資換取快速綠卡申請通道。而作為該項目的行業貿易組織Invest in USA的執行總監,彼得·約瑟夫(Peter Joseph)表示,項目數據表明申請人的構成的確在發生變化。

「我們看到一些國家的加入促進了多樣化趨勢。中國是最大的申請來源,佔比約為80%,但越南、印度和巴西過去幾年也成為了重要增長來源。」他說。La Vida Golden Visas專門為客戶提供歐洲的第二居民身份或國籍,該公司的保羅·威廉姆斯(Paul Williams)與50多個國家的客戶展開了合作。他表示,自從英國脫歐公投以來,他第一次看到英國公民對這類項目感興趣。

國籍:一種熱銷商品
最著名的項目來自加勒比,那裏有白色的沙灘,投資門檻也很低,而且沒有強制性居住要求,申請處理速度也很快。例如,要申請加勒比島國多米尼克(Dominica)的國籍(那裏位於瓜德羅普(Guadeloupe)和馬丁尼克(Martinique)之間),只需要投資10萬美元即可,而且無需在島上居住,也沒有等待時間。

這種項目成為了重要的經濟增長動力。在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護照成為該國最大的出口商品,而通過該項目獲取的資金也幫助他們降低了債務,促進了建築業的繁榮。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投資移民項目約佔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2014年GDP的14%,而其他測算則認為,該項目可能佔到該國政府2015年收入的30%。但富裕的國家也漸漸開始「出售國籍」。紐西蘭的類似項目要花費150萬新西蘭元(106萬美元)-矽谷精英最近對此非常熱衷-英國為200萬英鎊(258萬美元),美國為50萬美元。

約瑟夫表示,EB-5項目對美國很有價值,每年為該國經濟貢獻逾10億美元。「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我們已經看到了高速增長,從2008年至今的增幅已經超過1,200%。」他說。

外界對美國項目的興趣增加,一定程度上源自該國相對穩定的經濟和安全的投資環境,但也得益於較低的投資門檻。EB-5項目要求將50萬美元投入到缺乏就業和資金的地區,但批評者認為,低門檻成為了可供開發商利用的漏洞。

儘管美國每年通過該項目發放的簽證數量最多僅為1萬個,但申請人數卻不受限制。外界興趣似乎也居高不下。「目前有2.3萬多投資者申請簽證號,」約瑟夫說,「但只代表等待審批的申請人。」

按照最近一次統計,從塞浦路斯到新加坡,共有23個國家提供各種各樣的投資移民或入籍項目,而隨著類似的項目在整個歐洲滲透,還將有更多項目出現。接近半數歐盟成員國目前提供某種形式的投資移民或入籍項目。

最低只要5萬美元(拉脫維亞),最高需要1,000萬美元(法國),外國人便可購買在很多國家居住、工作和開設銀行賬號的合法資格。更重要的或許在於,他們購買了在世界各地免簽旅行的資格。

另外還有一套非正式的評級系統,可以幫助人們評估最受歡迎的護照。「有的業內人士根據免簽的國家數量來判斷價值。所以我認為從目前的數據來看,德國護照的免簽國家最多。」艾米特說。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裏,政治孤立主義卻在抬頭,這種自由遷移的權利正是這類項目的誘人之處。美國企業家安德魯·亨德森(Andrew Henderson)創辦的Nomand Capitalist公司可以提供博客、播客和諮詢等服務,他已經擁有4本護照,目前正在申請第5本。他表示,多重國籍為他提供多樣化的創業選擇。

他表示,投資非洲葛摩群島和加勒比聖露西亞的項目為他帶來更多的機會,還降低了稅賦。「對我來說,這可以為我提供更好的選擇、更好的稅收待遇,我本人也可以獲得更好的待遇,還能免簽旅行。」他說。他還預計,投資移民數量將會增加。

「我認為世界將會更加遊牧化。人們不希望待在一個地方。因為生活方式的原因,他們希望有一個、兩個甚至三個基地,還希望支付合理的稅金,這正在變得越來越現實。」

雖然並非所有擁有多重國籍的人都會在多個國家居住,但威廉姆斯表示,該行業可以被視作世界動蕩的晴雨表。他表示,他身邊的很多投資者都將這些項目當成一張安全網。

「我們的多數客戶都不會前往他們投資的國家生活。」他說,「他們主要將此視作一種保險政策。他們知道自己有第二國籍,所以如果有朝一日不得不登上飛機,他們就可以有這樣一種選擇。」

出售國籍
這種項目並非沒有爭議。畢竟,國籍是否應該明碼標價對外出售?反對者認為不應該。今年早些時候,丹尼·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和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兩位美國參議員起草一項旨在廢除EB-5項目的議案,他們認為這個項目的瑕疵過多,不應該繼續實施。「給富人開闢入籍快速通道,而讓其他數以百萬的人排隊申請簽證,是錯誤的做法。」費恩斯坦說。
反對者還認為,這些項目偏向富人,普通人只能望洋興嘆。他們還擔心該項目牽扯洗錢問題和犯罪活動,相當於繞過正常移民系統走後門。事實上,大量資金與國際房地產交易的結合的確是欺詐活動的溫牀。

僅在本月,FBI的調查就發現了一起5,000萬美元的簽證欺詐活動,涉及很多申請參加EB-5項目的中國投資者。而在今年4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也對愛達荷州的一名男子發起訴訟,指控其用中國投資者的錢給自己購買新房、汽車和滑索,而沒有按照約定購買房地產項目。

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的項目就在美國遇到麻煩:美國財政部發現伊朗操作者涉嫌使用該國護照為德黑蘭的銀行洗錢,違反了美國的制裁措施。當庫許納家族的房地產公司被控存在利益衝突時,圍繞美國EB-5項目的爭議達到高潮,原因是該公司使用總統女婿兼高級顧問庫許納(Jared Kushner)的名義,吸引中國投資者參與紐澤西州房地產開發項目。而該項目至今仍然背負著黑幕交易的惡名。

但專家表示,在這個國境日益封閉的世界中,這些服務的需求卻有可能繼續增長。保羅·威廉姆斯對那些擔心英國脫歐的英國公民有何建議?抓緊時間。「情況還不確定,但他們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因為他們仍然是歐洲居民。」他說,「兩年之內,如果英國人進入歐盟的難度跟美國人一樣,那就會有很多人採取行動。」

資料來源:BBC中文網
原文連結:(按此)

香港特區20年:台灣成為移民新熱點?

2017年6月22日,BBC中文網.記者劉子維,引述一篇關於港人移民台灣的相關報導:

「要放棄的話,我要擁有什麼才可以放棄,但在香港我其實什麼都沒有。」陳筱瑜在兩年前開始有移民台灣的念頭。今年2月,她隻身以投資移民的方式來到台灣,在台南一個人經營咖啡店。

今年26歲的陳筱瑜在香港做過咖啡師、補習老師、皮革手作師,曾參加過「雨傘運動」的她對BBC中文說,雨傘運動之後,她一直在思考以後生活的樣貌,「在香港好像沒有看到可以做什麼。要是去打工,十年二十年後可能買房子也沒有辦法。但在台灣如果我努力工作到十年,就可以買一個可以住的房子……在香港好像都沒有辦法長久的生活,在台灣舒服一點,比較可以生活。」

陳筱瑜用600萬台幣(約150萬港幣)投資移民的方式移居台灣,資金部分來自家人資助。她以24000元台幣(6000港幣)一個月的租金,在靠近台南火車站的地方租下55坪(約2000呎)的住房兼店面。在香港,她一家四口住約24坪(900呎)的房子,現在賣價要1000多萬港幣。
和陳筱瑜一樣有移民台灣念頭的香港人數量在近幾年增長許多,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資訊組統計,2014年,也就是「佔中」(雨傘運動)發生的那一年,港澳居民台灣居留許可案件達7506件,比2013年多出2932件,增幅超過六成。
2015、2016年的居留案件都有超過4000人,申請定居(即拿到台灣身份證)更是每年增長,2016年港澳居民定居許可人數1086人,創下16年來新高。(注:台灣將港澳居民合併統計,但其中香港人佔超過九成)

「政治原因想移民」
陳筱瑜認為「20年以後香港應該會被大陸管吧,不想自己在香港看到這樣的情況」,她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在相對自由、大陸化較少的地方成長。

對於台灣日後會不會也「大陸化」?陳筱瑜表示她不太擔心,「因為台灣年輕一輩比較敢於出聲,會保護好自己的地方」,而且因為台灣人有投票權,「有投票權政府才會聽人家講話。」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2016年10月發佈一項民意調查,指出約四成受訪市民有移民打算,而台灣是最多受訪市民提及的移民目的地,佔16.3%,其次是澳洲(15.2%)、加拿大(13.8%)。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鄭宏泰博士對BBC中文表示,進行是次調查的動機是因為「社會上談論移民的聲音變多」。

受訪者被問到想離開香港的原因,前四位的主要回答有:「不滿特區政府,政府施政差或者不滿特首或高官」(11.0%),「香港居住環境擠迫」(10.5%),「香港太多政治爭拗/社會撕裂嚴重」(10.3%),以及「香港經濟情況欠佳或者經濟沒有前途」(10.3%)。

移民公司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表示,公司過去經營香港人移民至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的案件,因應越來越多人詢問移民台灣資訊,移民公司三年多前開辦台灣移民項目。

20年移民對比
1960年代,香港發生「六七暴動」,政治動蕩的情況下使得香港出現第一波人口外移潮。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也讓許多香港人因為不信任北京政府,對主權移交後的未來感到不安而決定出走。

根據香港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資料,1987年至1996年間,移居到海外的香港居民數量約有50.3萬人。

根據香港保安局資料,97前夕香港人主要移民國家為美國、澳洲、加拿大,當時台灣並不是主要的移民目的地。台大地理系副教授黃宗儀分析,當時的移民多是不信任中國政權的中產階級,因此選擇來台灣「不是很合理」。

2000年後移民人數維持在一萬上下波動,2009年開始降至七、八千人。移民美、加、澳人數微幅下跌,過去五年數據分別在2100、2000、800人之間徘徊。在2014年「佔中」之後美、加、澳移民數量沒有如台灣移民人數一樣顯著上升。

從「落後」到「悠閒」
陳筱瑜小時候每年會跟家人出國旅遊一兩次,但直到五年前,她才與朋友到台灣旅遊。陳筱瑜問家人為什麼以前沒考慮去台灣旅遊?家人說:「我們覺得台灣很落後、很舊、跟大陸沒有什麼差別,所以不帶你們去。」
後來家人也跟著陳筱瑜來台灣玩,她的家人覺得台灣「像以前簡單舒服的香港」,因此也對台灣留下好感,進而支持她移民。

黃宗儀對BBC中文說,香港某種程度上還是把台灣當成後花園,但在主權移交後,香港經歷SARS(沙士)、 金融危機、「佔中」等等各種危機,「過去最好的時代的香港人的驕傲、做為全球城市位置的變化,不只是針對台灣,可能是香港自我認同發生改變。」

而香港對台灣「不是優越感的下降,而更多是好感的增加。」台灣的自然、緩慢、悠閒及富有人情味,讓對生活有不同想像的香港人心生嚮往。
黃宗儀說:「在過去,香港都順利發展成大家都是中產階級、比較務實的香港人,但隨著整個政治氣氛的轉變,香港的貧富差距比以前更嚴重,他們會重新過來看看,對於整個生活態度的想法有所不同。」


台灣移民特點

移民公司劉先生分析台灣移民的特性,指出對比移民到西方國家的香港人,移民台灣的香港人年齡層較廣,從20幾歲想用較低資金創業的,到55歲退休之後想去環境舒服的地方生活的人都有。
不像移民英澳美加的比較多是社經地位較高、資本較雄厚的人,多半是去當地做簡單的投資,主要目的是「拿多一個身份」。移民台灣最主要區別是「可能是自己本來就『我想去做什麼生意』的想法」。

移民公司羅小姐解釋台灣成為香港移民新熱點的現象,指出「香港政治原因是很大一個因素,14年以後政治氣氛很濃厚。」

「在英國殖民時,每個人為了生活,大家對政治沒什麼感覺。近年來是政治參與度上升,尤其是年輕人,相應的覺得香港言論自由不穩定。」

羅小姐表示,台灣離香港距離近、語言文化甚至連面對的政治背景都相似,因此成為受香港人歡迎的地方。加上移民台灣的成本比移民西方國家要低得多。「對想要創業做生意有想法的年輕人來說,台灣確實是一個創業的好地方。」

「是一個機會」
年紀30後半的夫妻檔「King Kong爸媽」就選擇「在台灣重新開始我們一家人的生活」。在香港從事辦公室工作的兩人,兩年前決定辭職當全職爸媽陪伴孩子成長。
隨著孩子長大,兩人思考重回職場,「如果一直留在香港,兩個人出來工作,孩子留給工人姐姐去帶,好像又走回頭路。」
他們看了台灣投資移民計畫,認為在台灣做生意的成本比香港低很多,機會也較多,加上台灣的「體制外教育」發展得比香港好,因此夫妻兩人決定讓小孩在台灣讀「森林小學」,不用在香港接受他們認為「給孩子太大壓力」的教育,兩夫妻則在台灣桃園開港式餐廳。

他們選擇移民台灣,是因為台灣和香港文化相近,而且「生活環境、空間比香港都要好,但又離香港不太遠。
被問到會不會擔心來台灣賺得錢比較少?「King Kong爸媽」表示「有心理凖備」、「夠生活就好」,而且其實台灣消費水平較低,「來這邊花香港四分之一的錢就可以住得比香港更好。」

理想與現實
「King Kong爸媽」表示,移民之後稍微感到辛苦的地方是「沒有長輩幫忙帶小孩」,夫妻倆在忙著開餐廳的時候,只能把孩子也帶在身邊。

沒有在台灣上過學、沒有親戚在台灣的陳筱瑜則說,「每天吃飯都是自己一個人」,因為目前移民台灣的香港人主要還是以家庭為單位。
但陳筱瑜、「King Kong爸媽」都表示,整體來說,定居台灣的感覺「比當旅客時更好」。

香港人移民台灣,在生活方式的適應方面遇到的問題比移民到其他英語系國家小很多。

台大地理系副教授黃宗儀說,香港移民在台灣主要面對的挑戰是「適合香港人的工作很難找,薪水也很低。」
創業也存在失敗的風險──因為台灣經濟其實不好,就算用較低的成本開業,可能也無法賺到錢。加上與香港相比,台灣的法制化程度較低,香港人可能會覺得台灣公務機關的效率、透明度沒有香港好。

文章來源:BBC中文網
***部分文章內容經修改***\
原文連結:(按此)

盼女兒有更多選擇 港人舉家移民台灣

2017年06月13日,蘋果日報,引述一篇關於港人移民台灣的相關報導:

香港今年迎接回歸20年,當年香港人印象中發展落後的台灣,近年卻成為趨之若鶩的「理想國」。有人因在香港看不見未來而赴台投奔自由、尋找新生;卻也有香港人在台更清楚自己的身分認同。

新竹一家港式車仔麵老闆梁璟釗夫婦2年前從香港移民台灣,希望女兒將來過有很多選擇不用苦於競爭的日子。36歲的梁以前是攝影師又做過業務,觸發移民念頭是女兒兩歲報幼稚園,在香港找學校如同打仗,開始盤算孩子將來:「在這裡可以做很多不同工作,不像香港都是金融、銀行。」太太在香港時是登記護士:「工作了幾年覺得沒甚麽出路,試創業換新環境,香港創業又不易,所以過來台灣試試。」他們對台灣的醫療和教育也讚不絕口。 小店賣魚蛋、豬皮、牛腩、西多士、碗仔翅、絲襪奶茶、鴛鴦、鹹檸七。很多材料都是香港運來,夫婦執著於「香港味」,希望客人能吃到「回憶的味道」。

「個個都說覺得香港好辛苦,要來台灣住。」34 歲的香港人林維源在台北經營青年旅舍快四年,常有香港人上門問他如何移民台灣。林維源其實一直持工作簽證在台生活。「從小到大都不特別覺得自己是哪裡人,反而當很多人問我移民這件事,我會覺得我是香港人。就算這裡住20年都好啦,都不覺得我屬於這個地方。」 他最大感受是香港人變得負面:「說覺得香港變差好多,最多人講台灣人友善。你來台灣是放假、逃離香港,心情當然好。其實台灣人都一樣都有好多不滿。」幾百個問過他移民的人中他所知只有一個真的移了:「但不到一年就回香港了,說接受不了文化差異。」(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原文連結:(按此)

逾六成人指港回歸後變差

2017年6月8日,蘋果日報記者楊桂鉫,引述一篇關於社會環境對於港人移民影響的相關報導:

政府慶祝香港主權移交20年,但港人心情各異。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佈的調查顯示,逾六成受訪者認為本港回歸後整體社會狀況變差,亦有近兩成受訪者表示曾考慮移居海外,反映港人認為前景並不理想。
調查於5月23日至6月2日進行,電話訪問1,028名15歲以上的港人。結果顯示,過去20年來,62.9%受訪者認為香港的整體社會狀況差了,只有15.4%認為好了。33.4%受訪者對香港社會未來發展傾向感到悲觀,只有29.1%感到樂觀。
調查亦發現,雖然受訪者對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比前上升,但今年仍然分別只錄得4.86分及4.91分,低於5分的「一般」水平。

港獨支持率跌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稱,調查反映市民過去3個月的想法,其間並無重大事件發生。另一教授李立寐則指,雖然特區和中央政府得分繼續上升,但實為不合格,反映不得民眾信任。至於2047年後香港的前途問題,有11.4%受訪者支持港獨,比去年17.4%低。李指受訪者取態與不同年齡、教育水平和政治取向有關聯;例如老一輩較支持「全面由中國直接管治」,年輕一輩則支持獨立。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原文連結:(按此)

全球國家2017年度競爭力報告:葡萄牙在移民主題表現卓越

2017年06月02日,華葡報,引述一篇關於葡萄牙在全球排行榜表現卓越的相關報導:

《dinheiro vivo 》報導,瑞士IMD 世界競爭力中心發布了2017 年年度全球排行榜,其中葡萄牙排名第39 名,在移民主題方面表現卓越排名第3 。中國香港蟬聯榜首,中國台灣排名全球第14 名。

據悉,2017年世界競爭力前5強分別為中國香港、瑞士、新加坡、美國及荷蘭,其中中國香港及瑞士保持與去年同樣排名,新加坡及荷蘭各上升1及3位,至於美國則是下降1位。

葡萄牙今年排名第39名,與去年持平。雖然在關鍵的指標例如公共赤字、偷稅漏稅、出口業績、開放經濟移民等有明顯的改進,但是公共財政、銀行和大部分企業的形式仍然保持緊張狀態,沒能讓國家排名更進一步。

IMD全球競爭力中心負責人阿爾圖·布利斯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葡萄牙的公共債務仍然很高,這將導致長期的資金緊張。不少公司也債台高築,這將阻礙企業的創新機制。另外,葡萄牙的勞動力市場仍然需要進一步的改善,包括吸引更多年輕優秀的勞動力。

葡萄牙在2013年的全球競爭力排名為第46名,2014年為第43名,2015年曾躍至第36名,不過去年和今年仍然保持在第39名。

今年主要積極的一面在於移民政策(排名第3)、出口增長(排名第4)、女性工作權利(排名第5)、國家文化(排名第6)、靈活性和適應性(排名第9)、外國投資者(排名第13)、旅遊熱度(排名第10)。

葡萄牙的弱勢在於投資(排名第60),經濟彈性(排名第58)、汽油價格(排名第58)、公共債務佔國民生產總值比例(排名第60)、個人所得稅實際稅率(排名第57) 、消費稅(排名第54)、高科技出口(排名第57)、人口增長速度(排名第57)、互聯網寬帶用戶(排名第56)。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從1989年起每年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通過經濟表現、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和基礎建設等4項競爭力指標對世界主要經濟體進行評估和排名。

資料來源:葡華報
原文連結(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