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中國申請人獲批葡萄牙“黃金居留簽証”

2016年1月28日,廣州日報鄧仲謀,引述一篇葡萄牙黃金居留簽證的相關報導:

葡萄牙新任移民局局長承諾將增加人手提升審批速度

廣州日報訊 (記者鄧仲謀)根據葡萄牙移民局公布的“黃金居留簽証”最新數據,自2012年10月8日~2015年12月31日,移民局累計批准了2788個申請個案,投資總額約為16.94億歐元,其中房產投資約為15.28億歐元。獲批的中國申請個案共2202個,佔總批准個案的80%左右。

葡萄牙黃金居留簽証具有門檻低、風險低、投資額低等“三低”優勢,2012年一經推出就受到全球各地投資者青睞。縱觀黃金居留簽証開放申請的四年時間裡,2014年批准個案多達1526宗,是2013年494宗的三倍之多,申請數量猛增之勢顯而易見。2015年7月新政之后申請個案數量與日俱增。但出人意料的是,2015年批准個案僅為766宗,葡萄牙移民局的審批效率受到關注。

申請大增令審批“塞車”
繼續閲讀

唔使移民監 住塞浦路斯3個月變歐洲人

2016年1月20日,蘋果日報孫樂祈,引述一篇關於移民監的相關新聞:

自李波失蹤事件後,香港人還相信香港是自由、自治的城市嗎?亞洲銀行家俱樂部首席執事官賴遠方指自佔中後,移民到海外的數字已經有所上升,李波事件這兩個多星期中,更多香港人想要離開,「李波這件事後,這段時間查詢投資移民的人數多了兩成!」

想要投資移民,除了瓦努阿圖外,賴遠方推介另一個地方——塞浦路斯。塞浦路斯位於歐洲地中海東部,取得塞浦路斯國籍後,立即成為歐盟公民,可以在任何一歐盟國家居住、工作,讀書亦有學費減免。對比其他歐洲其他投資移民,如英國需要五年時間成為公民,每年坐180天「移民監」(每年最少定居日數),塞浦路斯只須三個月,不用坐「移民監」;而希臘只能取得VISA,但移民塞浦路斯卻能夠成為市民。

三個月做公民,不用居住當地,咁着數?原來要投入250萬歐元買入當地的物業,三年後能夠減至50萬歐元物業。以今日匯率,大概2,110萬港元,三年後減持至420萬港元。賴遠方補充塞浦路斯公布發現石油,很多大的石油公司已經在當地興建寫字樓,對當地的經濟有幫助,亦能幫助到樓價提升,將物業出租亦有4釐回報。

不過說到底要2,000多萬,一般打工仔做一世都未必有,想逃離香港?暫時還是去少些日本吧!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台中奪下「移居城市」第二名

2016年1月19日,自由時報黃鍾山,引述一篇關於移居城市的相關新聞:

內政部人口遷移資料顯示,台中市去年淨移入人口達1萬4千多人,僅次於桃園市,奪下「移居城市」第二名。市府18日表示,顯見市長林佳龍推動「宜居城市」已獲初步成果,各項重大公共工程和社會福利也陸續到位,歡迎更多新移民來台中「做頭家」。

台中市近年來因外環高架台74快速道路、捷運、台中歌劇院等公共工程陸續建設中,加上就業機會、房市發展性等優勢看好,吸引中台灣和台北客陸續轉往多新移民來台中「做頭家」,躍居去年「移居城市」第二名,正成長14367人。

市府表示,台中擁有得天獨厚的宜人居住環境,地理位置適中、發展腹地廣大,最有實力打造幸福宜居城市,林佳龍團隊上任一年來,以宜居城市為主軸推動多樣政策,讓台中成為吸引人口移入的「大磁鐵」。

市府又說,「托育一條龍」補助,分攤父母養育小孩的壓力;規劃1萬戶社會住宅及租屋補助,讓購屋或租更容易;「摘星計畫」則利用閒置公有建築物及園區,鼓勵青年創業;市立中小學營養午餐補助5元,結合「食農教育」,增加有機蔬菜、在地和非基改食材比例。

銀髮族首創「托老一條龍」政策,以社會投資創新理論,全力推動社區式預防照顧服務,透過提供連續性照顧服務將次級照顧缺口填補,計畫設置資源管理中心及多功能日間托老中心等,滿足不同老人的照顧需求。

市府強調,除社會福利帶來幸福感外,交通、建設、水利、體育等各項重大計畫也都陸續到位中,還有舊城區的再造計畫也同步進行,希望透過全面的努力,落實「生活首都、宜居城市」的目標,帶動更多新移民入主台中。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港人移居台灣暴增三倍 因憂「香港崩壞」

2016年1月7日,TVBS新聞錢怡君,引述一篇港人移居台灣暴增三倍的相關新聞:

根據統計,2014年香港人移居台灣的人數是2011年的3倍,但移民人數,僅微幅上升,出現港人來台移居卻不移民的現象,每一個選擇落腳台灣的香港人,理由都不同,但無論是哪種理由,大家異口同聲說:香港正在崩壞,不論是教育制度、商業交易行為、對政治的信心,都逐漸一點一滴被大陸侵蝕,讓他們被迫離鄉背井,搬遷台灣。

移民台灣港人:「我是香港人,移民台灣港人。」

您知道嗎?2014年香港人移居台灣的人數有7500人,是2011年的3倍,他叫陳偉民來台灣3年,開了一家咖啡館,這個晚上他在店裡辦雨傘革命紀錄片放映會,黑暗中很多人偷偷擦眼淚。

移居台灣港人王竺欣:「我有離開香港的想法,並非是雨傘革命這麼簡單,而是因為這幾年,為何香港人一直堅守的價值越來越不一樣,口裡讓你選擇但其實並沒得選,香港有些事做不到,在這做得到,我很高興可以投票,在這而騎單車去投票,雖然我對那些(台灣)議員不太了解,但可以選出我自己區裡的議員,我很開心。」
繼續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