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全」世界 讓愛「全」世界 啟動禮 及 2014 年度品牌巡禮

1

寰宇移民顧問有限公司移民顧問何芷君小姐(中),於2014年10月29日參加了「香港最受歡迎品牌」 讓愛「全」世界 讓愛「全」世界 啟動禮 及 2014 年度品牌巡禮。在當日的活動上,寰宇簽署了「環保約章」,承諾對環保及慈善作出貢獻,承擔社會責任,保護環境,提倡珍惜資源及節約能源。

2014年放棄美國國籍人數有望創紀錄

2014年10月27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引述有關放棄美國國籍人數增加的問題:

有相當多的人正在放棄美國國籍或者長期居留身份。

美國財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周五發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名單上有776人。

根據康涅狄格Centerbrook追蹤該數據的國際稅務律師米切爾(Andrew Mitchel)稱,這是史上第三高的季度數字。他還表示,今年迄今為止公布的放棄總人數為2,353人,也就意味著今年的總人數有望超過去年創下的紀錄2,999人。

根據法律要求,美國財政部必須按季度公布放棄美國國籍或長期居住權的人名。這一名單并不說明放棄時間和原因,不對放棄了護照和綠卡的人加以區分,也不透露這些人擁有的其他國國籍。

專家們表示,越來越多的人放棄美國國籍和長期居留權是由於美國推出了一項為期五年、打擊未申報海外賬戶的納稅人的計劃。瑞士銀行巨頭瑞銀(UBS)在2009年承認曾有組織地鼓勵美國納稅人將資產隱藏在秘密瑞士賬戶後,美國開始實施上述計劃。

目前還另有約100家瑞士金融機構參與了美國司法部的一項計劃,該計劃旨在發現其他秘密賬戶。近期,這其中73家金融機構的代表律師抗議稱,這一計劃的條款過於嚴厲。

與 其他發達國家的做法不同,美國對其公民在全球其他任何地方獲得的收入都進行徵稅。美國早在內戰時就有這一規定。美國納稅義務還可以覆蓋在海外出生的美國人 的子女,令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影響力可以跨代和跨大洋。專家表示,那些需要同時向美國和某個海外國家交稅的人,僅能部分免除進行雙重納稅,而且申報流程相當繁瑣。

過去幾十年中,這些規定很少被嚴格執行。但2010年美國國會通過《海外賬戶稅收遵從法案》(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後,在海外的美國人開始受到日益嚴格的監督。該法案中的主要條款要求海外金融機構向美國國稅局報告美國客戶的收入,生效日期為今年7月。

資料來源:2014年10月27日 華爾街日報

澳新移民簽證吸華富豪 投資一年可居留

2014年9月16日,香港文匯報的一篇報導,引述有關澳洲投資移民的計劃:

澳洲政府昨日宣布增設一項投資移民計劃,申請者若投資1,500萬澳元(約1億港元),一年後即可獲得永久居留權,以吸引中國超級富豪投資。政府亦改革現有投資移民計劃,包括加快審批速度和擴闊投資途徑。

新計劃名為「高端投資者簽證計劃」(PIV),將於明年7月實施。至於現有的「重要投資者簽證計劃」(SIV),申請者投資500萬澳元(約3,390萬港元)便可取得為期最少4年的簽證,最終會永久獲居留權。

改革現有計劃 加快審批

SIV將於今年至明年改革,內容包括簡化和加快審批簽證程序,以及增加對外推廣。當局亦會重新評估申請者投資方向,以符合國家投資優先次序。總理阿博特表示,政府改革SIV旨在鼓勵更多富裕人士到澳洲定居,並指政府會監管投資活動,確保投資者遵守規定,避免計劃遭濫用。

SIV自前年11月實施,直至上月底共發出436個簽證,當中逾90%來自中國,為澳洲帶來21.8億澳元(約148億港元)資金。

澳洲政府亦會放寬457簽證計劃,例如增加英文測試和技術要求的靈活性,並簡化申請簽證程序。

資料來源:2014年09月16日 香港文匯報

香港壓力大 移民做二等公民?

9月30日,香港晴報的一篇報導,引述有關香港人移民的情況:

【晴報專訊】近年香港再吹起移民風,有條件移民固然羨煞旁人。有網民分享移民後的感受,聲稱在外國做二等公民,猶勝過做香港人。有移民顧問稱,今年申請移民的生意增兩成,學者分析政治及社會問題紛擾,令部分港人身心疲累而出走。

九七回歸前,香港一度掀起移民潮,這股移民風近年再次在社會湧現。早前有網民在討論區分享移居澳洲的生活,形容當地生活雖然不如香港多姿多彩,但勝在社會安穩及居住環境寫意,揚言「做二等公民不知幾爽」,好過留在香港。
不少過來人表示認同,有人指近年香港社會問題紛擾,加上內地旅客激增,形容香港「人多車多,唞唔到氣」,慨嘆:「每次回港總是一次比一次想早離開」。不過,亦有網民提醒人在異鄉,工作待遇難免有歧視;另有網民指親友移民後要降職,收入大不如前,籲申請移民前要有心理準備。

加拿大回流 料再離開
八十後Jessica(化名)十年前從加拿大回流香港,她指大學畢業後在當地銀行工作,能力較同職級的當地人優勝,薪酬卻低一、兩成,「做同樣任務,我總比他們早兩小時完成,離職前上司亦常讚我們比本地人勤快,但人工始終輸蝕些!」

她回流後跟男友結婚,現於酒店工作,已擁有約值四百萬自住物業,本應生活無憂。但眼見近年樓價、物價均升,資源競爭激烈,加上社會怨氣升溫,令她萌生再次出走念頭。「在加拿大租一個七百呎單位,月租約六千港元,在香港市區租個劏房都唔得。」她慶幸已擁有加籍,明言「有機會一定要走,寧願做二等公民」。

政爭持續 考慮出走
外國的月亮格外圓?香港大學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榮譽教授周永新表示,一九九七年前的移民潮,主要是因為香港人不信任共產黨的統治,對回歸沒有信心,但今時今日港人出走,可能出於對香港現況感到氣餒。
周永新又指,在外國做二等公民,只要經濟條件良好,基本上沒有甚麼壓力,移民後還可享受外國風光明媚。

周永新說:「作為香港人,眼見政改爭議、佔中及罷課等社會問題,就算本身生活無憂,心態上仍會有『自己地方,不可不理』的感覺,難免感到身心勞累,甚至產生出走的想法。」

資料來源:2014年09月30日 香港晴報訊